香港住房政策概覽 返 回
香港人稠地狹,在1084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常住人口高達600多萬,人均土地資源極為匱乏,加上港英政府的高地價政策,使得香港的房價非常昂貴。同時,香港還是一個國際化程度非常高的現代大都市,許多跨國公司在香港都設有辦事機構。這些需求無疑又加劇了香港房屋的緊張狀況。因此,對于普通的香港居民來說,獲得住房是一件最為重要,也最傷腦筋的大事。如何妥善地解決民眾的住房,也是幾十年來一直擺在港英政府面前的一個嚴峻問題。
  戰后幾十年來,在社會輿論的強大壓力下,隨著香港經濟的發展,港英政府為解決居民的住房問題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到現在,香港居民在住房方面雖然還存在著不少問題,但香港人的居住困難還是有了相當大的緩解。
2011年10月,香港行政長官曾蔭權宣讀其任內最后一份《施政報告》。如輿論所預期,報告提出了復建居屋(相當于內地的經濟適用房)新政策。計劃向每月收入低于3萬港幣、首次置業的家庭,提供面積為40到50平方米的房屋單位,限價估算為150萬到200萬港幣之間。2016年開始的4年內,港府將會提供17000個這樣的單位。這是香港政府最新的住房政策,以下將大體介紹下香港的住房政策。
  一、香港人住房的一般情況
  香港的住宅樓宇大致上分為兩類,一為私人樓宇,一為公共房屋。私人樓宇由發展商從政府拍賣的土地中投得地皮,再出資興建,然后根據市場價格向公眾出售(或出租),收回投資與獲得利潤。公共房屋是基于香港獨特的住房體制而由政府出面興建的住宅樓宇,由于免收地價,故公共房屋建設成本較低,因此租售給市民的價格也大大低于私人樓宇。公共房屋也分為兩種,一種是專供出租的公屋,一種是只供出售的公屋。這兩類公屋的租售價格一般都不受市場因素影響。
  到過香港的人都會注意到,不知是約定俗成,還是官方的旨意,香港的新型住宅樓宇或住宅小區分別冠有“XX花園” 及“XX苑”和“XX村”來區別這些房產的性質和歸屬。“XX花園”是私人發展商擁有的房產,后兩者則是屬于公共房屋中的居屋和公屋。從房屋的質量及內部設施來看,私屋最佳,居屋次之,公屋則相對較差。
  香港現今600多萬居民的居住情況大致上是這樣的:約有一半的人口住在政府建造后出租或出售的公共房屋內,另將近一半的人口住在私人樓宇內。住公屋的居民中,有約250萬人為租住,近60萬人則居住在按“居者有其屋”計劃而購置的居室中。住私人樓宇的一半人口中,已約有70%的人成為業主,即約有210萬人(約60萬個家庭)擁有了產權歸己的住房,另30%即近25萬個家庭租住在各類私人住宅中,尚有待解決購房問題。但這部分人中,有10.5萬個家庭的收入狀況符合租住公屋的資格,另有大約7.5萬個家庭符合申請購買公屋的資格,此外,還有1萬個家庭可獲得政府的 “夾心階層住屋貸款計劃”的特殊津貼。這就是說,在目前香港170多萬個家庭中,已有160多萬個家庭(其中住公屋的約88萬個)的基本居住問題已經或正在獲得解決。港府的有關統計材料表明,香港現時共有各類公共和私人的住宅單位180多萬個,這一數字較香港的家庭總戶數多出近5%,因此就滿足棲身的需求來說,應是不會出現房屋短缺問題的。但是,由于私人樓宇的租售價格太高而存在的空置單位情況以及一些家庭的第二居所及小家庭的增多,加上越來越多的人在移居海外的同時保留在香港的物業,所以,香港的住宅供應還是難以滿足全體居民的需求的。事實上,香港尚有占人口近3%左右的居民仍住在臨時房屋區、寮屋區 (用木頭、鐵皮等在山坡上搭建的極其簡陋的平房區)、籠屋以及水上居所(船舶等)之中。
  二、香港的住房政策與房屋管理機構
  香港是一個實行市場經濟的資本主義社會,但自50年代以來,政府對解決居民住房問題有著自己的一套策略,這就是,政府直接出面推行和完善公共房屋計劃,同時以經濟手段影響和干預私人樓宇的價格。
  香港政府為了改善居民居住條件,自50年代初就開始實行公共房屋計劃,但最初的十來年政府興建公屋主要還是用作安置災民。60年代后,居民的住房需求越來越迫切,政府開始致力于建造大批供出租的“廉租房”,為當時月收入900元以下的低收入家庭提供住房。到了 1972年約有150萬人居住在政府修建的公共房屋內。隨著經濟的迅速發展和居民收入水平的提高,人們對居住條件改善的要求也不斷增高,同時,也有愈來愈多的人希望購買私人住宅,因此,香港政府于1973年開始推行“十年建屋計劃”,該計劃提出的目標是:①每個家庭擁有自己的住房單位;②住房單位應是獨立式的(水、電、廁、廚齊備);③每個人居住面積不少于3.25平方米。在這一目標下,香港開始進入有計劃地興建供租住的新型公共屋村。1976年,港府又開始推行“居者有其屋計劃”,1978年,又推出“私人參建居室計劃”。這兩個計劃的目的是為那些經濟狀況得到改善但又無力購置私人住宅的公屋租住戶提供自置居所的機會。
  隨著香港經濟的飛速發展,居民人均收入水平與50年代比已大幅度提高。政府的公屋政策也使大多數人達到了基本的住房條件,一些家庭開始有購置私人住宅的欲望。為適應經濟發展和人們新的需求,1988年,港府公布“長遠住房策略”,這一策略實質上改變了公屋政策的社會福利性質,政府今后除了繼續修建需要的出租公屋和居室外,重點將轉向以提供優惠貸款等方式資助居民購買私人機構興建的樓宇,以逐步減輕政府在供應住房方面的作用,更多地發揮私人機構的作用。按照“長遠住房策略”,政府以2001年為目標,提出,確保在市民有負擔能力的樓價或租金之內,為所有住戶提供適當的住房;鼓勵住戶自置住房,并盡可能滿足這方面日益增長的需求;確保過去已規定的優先次序,盡快滿足居民的對各種住房的需求;重建不符合現今標準的舊房,同時鼓勵私人重建舊住房,以改善居住環境;盡量有效運用公營及私人機構的建房資源;保證將公共房屋的資金用于可享受資助條件的住戶。
  香港全權負責全港所有公共房屋計劃的法定機構是房屋委員會(簡稱房委會)。房屋委員會于1972年10月根據香港法律中的房屋條例由多個專責香港房屋及安置事宜的機構合并而成。它統籌擔負以前由屋宇建設委員會、市政局、香港房屋政策研討委員會、市政事務處房屋組及工務司署等各部門所分理的工作,成為香港負責公屋政策實施的最大社會福利機構。1978年,“居者有其屋計劃”和“私人參與居室計劃”出臺后,房委會承擔起香港主要的建房任務。1988年“長遠房屋政策”實施后,政府改組了房委會,房委會從香港最大的福利機構成為一家最大的自負盈虧的房產公司,以適應香港公共房屋政策由被動、應急、福利性質為主向主動、有計劃、鼓勵自置居所為主的轉變。房委會改組后,政府強化了其對于公屋建設統一計劃、統一建設、統一編配、統一管理的職能。現在,房委會的具體職責為:負責就所有房屋事宜向港督提供建議,并透過其行政部門房屋署,規劃及興建供出租或出售的公營房屋及臨時房屋區;管理全港的公共屋村、“居者有其屋計劃”的樓宇、臨時房屋區、平房區、臨時安置所及附屬服務設施;同時,還負責推行私人機構參建居屋計劃和自置居所貸款計劃,并替政府清理土地,防止和管制濫建寮屋,以及改善寮屋區的居住環境,代政府售賣及發展土地以興建居屋。
  香港房委會的委員全都由港督任命,任期兩年,主席由非政府官員出任,委員中包括有房屋司及房屋署、社會福利署、民政署及建筑發展處等部門的負責人,另有多位非官守委員。房委會下設9個小組委員會分別負責各項工作。1988年房委會進行改組后,獲得了獨立的財政自主權。
香港另一個管理房屋的機構是房屋協會。房屋協會是一個獲政府贊助的非牟利的民間組織,它創立于1948年,以改善一般居民的居住狀況為宗旨。1951年依照政府條例成為法定組織。房屋協會成立后,香港政府以市價的1/3批給協會土地,并提供可分40年攤還的發展及福利低息貸款,以供協會建造香港市民中低收入家庭租得起的房屋。1976年始,房屋協會開始興建可供出售的住房。到1974年,香港政府為了滿足那些既沒有資格入住公屋,又沒有能力購置私人居所的中等收入家庭(月收入介乎港幣2.2萬元到4萬元之間)的需要而推出了“夾心階層房屋計劃”。房屋協會受政府委派負責該計劃的推行。按照夾心階層房屋計劃,房屋協會以優惠的地價從政府那里批得土地興建住宅單位,再以優惠的利率貸款給合乎資格的家庭購買。1997 年底以前,房屋協會將在政府選定的l0個地點為“夾心階層”提供1萬個單位的住房。
香港居民有270多萬人居住在私人樓宇內,近幾年來,私人住宅樓宇的價格不斷上揚,已達到遠超過一般家庭所能負擔的水平。面積稍大,室內設施較好的住宅售價早已超過每平方英尺(約0.1平方米)1萬港元,普普通通一套小型住宅售價幾百萬港元,已經司空見慣,樓價 10多年來已爬升了10倍以上。為了順應民情,減少社會矛盾,香港政府成立了以規劃署牽頭的跨部門的房屋需求研究工作小組,負責全面評估香港的房屋需求情況。1991年以來政府和銀行多次聯手打擊樓宇炒賣活動,推出了一系列旨在打擊限制炒家投機活動的政策措施。同時,政府還于1994年專門成立于由規劃環境地政司為首的土地供應及物業價格專責小組,負責調控私人樓宇的價格和租金,加強租務管制以及打擊在私人樓宇市場上的投機活動,以確保公平競爭,滿足廣大市民對房屋的需求。
三、香港的公共房屋
  香港的公共房屋為香港的300萬居民提供了住房,所以,談香港的居住問題,就不能不了解香港的公共房屋情況。
  前面我們說過,香港政府早在50年代起就開始實行公共房屋計劃,但直到1973年房屋委員會開始推行“十年建屋計劃”后,香港的公共房屋興建才大規模展開。公共房屋計劃主要是建房出租給低收入家庭居住,1977年后又發展至建房出售給中低收入的家庭,這就是“居者有其屋計劃”。公共房屋計劃推行以來,盡管曾經在70年代中期和末期受到西方經濟危機和本地經濟過熱的影響,但仍取得了令人矚目的進展。1987年3月,公共屋村有118個,55萬個居住單位,居住人口225萬人,約占全港人口40%;到1994年,出租的公共房屋達近70萬個居住單位,租住人口近250 萬人。近幾年來,香港每年興建近5萬個公共房屋居住單位,香港房屋委員會和房屋協會還計劃在1995—2001年共興建31.8萬個新居住單位,其中包括 18.7萬個租住單位,13.1萬個供出售的居屋單位。為此,香港政府公布了一系列房委會的新財務安排,并設立了專門的發展基金,以加快興建公共房屋的速度。
  香港的現今近90萬個公共房屋居住單位分布在近300個公共屋村之中。香港的新型公共屋村是1973年開始有計劃興建的。發展至今,公共屋村的水準已經很高了。每個屋村都是一個獨立的小社區,人口密度大致上為每公頃2600人至2700人。每個居住單位有獨立的廚房、廁所和水電設備。屋村設有中小學校、銀行、購物中心、酒樓、菜市場及停車場,村內還有花圃和運動游樂場所。香港公共屋村的管理水平很高,房屋的使用、維修、收取租金及環境清潔、綠化、保安等都有專門的機構和管理人員負責。
  凡希望租住公共居屋的香港居民均可向房委會提出申請并登記,經房委會對申請者家庭總收入的多少及居港的年限期進行審核,承認資格后排隊輪侯。因歷年申請公屋的人及獲得資格的人均很多,故申請者獲得公共房屋往往要等候多年。申請入住公共屋村的居民,其家庭總收入不能超過規定的限額,限額一般每兩年調整一次。1986年時,單身住戶月收入在2900元以下,二口家庭月收入總額在4200元以下,九口以上家庭月收入在 7400港幣以下的家庭都可申請登記注冊。到了1994年,單身住戶月收入限額已提升至5000元,二口家庭月收入限額為8300元,十口及十口以上家庭月收入限額則為2.18萬元了。香港公共房屋租住者中,通過申請登記排隊入住的住戶約占公共房屋住戶的40%左右,另有近60%的房屋單位則分配給因城市建設發展計劃的拆遷戶(約占20%);因舊居住樓宇重建、擴建的搬遷戶(約占20%)以及初級公務員、火災及天災災民、寮屋及危險地帶搭建物的住戶和社會福利署推薦的應獲體恤的人士等。1987年,為了照顧老年人,香港還特別設立了老人優先配屋計劃。按此計劃,能自我照顧、獨立生活而又年屆60以上的老年人,可以申請優先分配住房。
  香港房屋委員會管理的公共房屋單位的租金要比私人樓宇租金低得多,大約只相當于私人樓宇租金的1/3。市區的公共房屋的租金要較建在新市鎮公共屋村的租金高,1996年新落成的市區公共屋村的房屋單位的租金為每平方米57元左右,而“新界”地區的公共房屋租金只約為30--40元。住宅租金平均為住戶家庭月收入的9%左右。當然,若選擇較大的居住單位,即人均使用面積7平方米以上的話,月租金占月收入的比例就會高一些。近幾年來,雖然房屋的管理及維修費用不斷增加,但租金一直維持在較低的水平,這是因為政府以免地價及收取低息方式來資助房委會的結果。但同時也要看到,因為公共房屋的公樓管理是自負盈虧,因建屋資金不足,公屋的租金,除了用作管理及維修費用外,也被用作興建新屋,這就使得住戶的租金負擔有愈來愈重的趨勢。近兩年來,港府幾次建議提高公屋租金水平,但社會團體和住戶的反對意見甚烈,認為租金收入盈余不能變作建屋的資金。
  申請入住公共房屋的居民,如果經濟條件改善。月收入超過了入住資格的限額,且又已居住10年以上的,則要繳納雙倍租金。如果繳付雙倍租金的家庭收入又下降,連續6個月跌至目前可申請的限額之內,則租金降至原付標準;1993年4月,香港又開始實施公屋住戶資助政策,根據這一政策,入住公屋的住戶家庭月收入超過原限額的兩倍以上3倍以下,便要繳付一倍半的租金,只有家庭月收入超過入住資格限額3倍的住戶,才需繳納雙倍的租金。現在香港公共房屋住滿10年的住戶已超過30萬戶,大約有15%的住戶須交納額外租金。1997年初,港府房屋署又推出了“市值租金”政策,即凡月收入超過入住資格限額3倍、且繳納雙倍租金已達2年的公屋住戶,需申報資產。若其總資產凈值超過規定月收入限額110倍,便需交納市值租金。市值租金大約為原租金的7倍。對于一些經濟有困難的公屋住戶及老人、弱能人士等,則可通過申請獲得一定的租金減免。1978年,為了鼓勵香港居民自置居所,政府授權房委會實行“居者有其屋計劃”。推行這個計劃的目的是鼓勵一些收入逐步提高后的原公共屋村的住戶,自己購置住所,將他們原來住的公屋單位讓出來以編配給排隊輪侯的家庭,同時也協助原居住私人樓宇而收入又不太豐厚的中等偏下收入家庭購置自居。專門興建的供居民購買的公屋的設計標準較高,平均每戶使用面積也較大,設備也較好。
  自1978年實行這一計劃以來,已出售了近20萬套住宅單位。可購居屋的條件是:①凡原住公共屋村的住戶,不論是家庭收入高低和是否擁有物業,均可購居屋。但購置居屋后必須退出原租住公房。②公房準住戶,包括臨時房屋區和平房區的居民、已登記申請輪侯編配住公共屋村的家庭、清拆寮屋的居民、遭災的災民,如獲準購買居屋,必須放棄租住公房的權利。③租住在私人樓宇內的月收入2.2萬元以下的未擁有住宅物業的家庭。
  “居者有其屋計劃”的居屋單位的售價較市價要低得多,當然,房屋所在地段的不同,價格也有區別。但無論在哪一地段,居屋單位的售價較市價平均要低近一半。
  購置公共房屋的住戶約有47%為原公屋租戶。公屋的租戶及準租戶買房要比私人樓宇的住戶優先,這是為了騰出更多的租住單位以供更需要的申請入租住。為鼓勵公共租戶的居者買房,1995年的居屋計劃將供公屋租戶申請的居屋單位比例提高到了67%,1996年則達到 80%。購得的居屋只能購者自住,不得再轉租給他人。
  為了推進“居者有其屋計劃”,香港居民中凡經房委會審定可購居屋者,均可獲得一張“綠表”,憑此“綠表”可獲銀行優惠貸款,抵押貸款的最高額可達樓價的九成五,而還款期最長可達20年。1981年后,為照顧中低收入家庭購房,售出的居屋已不計地價。為了防止投機,凡購置的公共居屋若要轉讓,則是有限制的。按規定,業主在購得居屋后最初七年內如欲轉讓,則必須售還給房委會(以原價售還),七年后可按市價轉讓他人,但卻必須向房委會補繳地價。香港的公共房屋租售已實行多年了,在實施公屋計劃中,政府注意了在編配上盡量公平。但任何政策都不可能絕對公平,香港的公共房屋政策也一樣。如因市區建設及發展而獲得公屋的居民每年都占公屋編配人相當部分,這部分人就不受月收入限額的限制;又如“偽寮屋居民”的層出不窮,這些偽寮屋居民買、搭寮屋并不居住,只是希望配得公屋,他們不受月收入限制,也不需輪侯。此外,香港的公屋居民中也有不少人又轉租給他人,有的甚至利用公屋從事淫業等違法交易,這些,都引起人們的批評。
  四、香港的寮屋、臨時房屋與私人樓宇的售價和租金管制
  如同任何一個人口密集的大都市一樣,香港也有一些居住環境極為惡劣的居民,這就是寮屋居民。經過香港政府多年的努力,居住寮屋的人口已從80年代中期的約50萬人減至目前約20萬人,其中市區的寮屋居民已經不到3萬人了,但要徹底清拆和消除搭蓋雜亂、環境惡劣的寮屋區,還是一項艱巨而費時的任務。
  自1982年實行寮屋登記以來,香港政府對寮屋實施了嚴格的管制,所有的寮屋住戶資料都被存入電腦,以便作出規劃和管理,禁止在政府土地和私人地界上私蓋亂搭寮屋,在香港房屋署下設立僭建寮屋管制科,每天派員巡視寮屋區,防止新建寮區。同時,香港房委會一直負責著保養和維修寮屋區的設施的服務。并制定有寮屋區改善計劃,根據這項計劃而在寮屋區安裝的公共電燈,也由房委會支付電費。
  逐步清拆寮屋以至于最終消滅寮屋是港府的目標。清拆寮屋的工作每年都有新進展,這項工作也由房委會負責。僅1994年,房委會的清拆行動共騰出196公頃土地,有1.24萬人從寮屋中搬出,其中7200人搬入公屋,5200人獲配臨時住房。此外還有3200名居住在大雨時有山泥傾瀉危險的斜坡寮屋中的居民安排了公屋或臨時居所。
  香港的臨時房屋區也屬公屋區。臨時房屋是為無家可歸者及受清拆、火災及天災影響,但又尚未有合格資格入住永久公屋的人士提供的居所。香港的臨時房屋區為房委會所興建和管轄,臨時房屋區的房屋分單層和雙層兩種,每個單位都裝設有獨自的電、水表及廚房和淋浴間。1991年前,一般每年都有新的臨時房屋區建成,但因永久性的公屋的增多和舊的臨時房不斷因發展需要而拆除,居住在臨時房屋區的居民也在逐漸減少。自1990年3月起,港府當局又放寬了居港年限規定,以便更多的人可有資格入住公共房屋,這也降低了臨時房屋的需求,所以從1991年起就沒有再建臨時房屋區。從1993年7月起,因清拆影響的臨時屋區的居民又獲得無須符合居港年限要求便可入住永久公屋的資格,故臨時房屋的入住居民在近年大大減少了。在 1985年時,香港的臨時房屋區尚有居民近12萬人,到1995年初,居民數已下降至不到5萬人了。房委會1994年做了計劃,在1997年之前,要為所有臨屋居民提供居住單位,故加快了舊臨屋的清拆,但是能不能達到這一計劃的目標,香港一些輿論認為還有困難。
  香港現在還有6個平房區居住著約9千名居民。平房區的房屋多為單層,以石塊、木頭及鐵、錫皮搭蓋而成。這些平房區的房屋最初主要是由福利機構為無家可歸者提供的臨時住所,后來則納入到房委會管理范圍內。這些年來,房委會為改善平房區設備作了一些努力,如裝設獨立水表等。隨著香港經濟的發展,平房區將逐步拆除。
  此外,香港日前還有一些臨時居民安置所,亦由房委會管理。臨時安置所是為那些因天災、清拆行動、寮屋清除、舊樓改建、政府執法行動或者房屋署認為非認可而須遷出公屋的無家可歸的人士提供的暫時的棲身之所。
  香港現今有占總人口近50%的居民居住在私人樓宇之中。近年來,香港的私人樓宇的建屋量每年約為3萬個住宅單位。由于因人口激增而對房屋需求的增大,人們生活模式和家庭結構的變化以及市民生活水平和經濟收入的提高等因素,再加上1992年及1993年樓宇供應量減少,故香港的私人樓宇的物業價格及租住價格這幾年急劇上升。據統計,從1989年底到1993年內,私人住宅的售價平均上升了一倍半,好的地段的房屋價則升高了兩倍多;同期租金的上升率也多在50%左右。因而,從80年代末開始,港府當局加強了監控物業市場、調節物業價格及租務管制。1994年4月成立的土地供應及物業價格專責小組建設,政府加強了對預售樓花的控制,因為樓花售賣是物業價格的市場指標。控制措施包括將內部認購樓花單位的限額由五成減至一成,禁止在完成樓宇轉讓手續前轉售樓花,首次訂金由樓價的5%增至一成,予以沒收的首次訂金由樓價的3%增至5%等,這樣來盡可能消除市場的不正常情況,減少投機活動。香港政府于1993年11月成立的監察地產代理工作小組也為香港房地產業的監察及規范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政府的廉政公署及消費者委員會亦努力加強消費者在物業交易中應有權益的認識。在私人樓宇的租務管制方面,近年來,港府當局對實行了幾十年的業主與租客(綜合)條例進行了一些修訂,從法例上對業主和租戶的關系、租金和租用條件的議定、租戶的權利以及業主在收回樓宇重建時給租戶的補償等方面作了進一步的規定。這些努力,對于香港私人樓宇的售租價格的調控均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也受到了香港各主要社會團體及廣大租戶的歡迎。不過,對港府實施的私人樓宇租金管制措施,香港社會也一直存在著不同看法。一些學者認為,政府的租金管制制度,有助于低收入家庭解決居住問題,但租金管制使租金人為地低于市值水平,這就使租金失去了調節市場需求及供給的功能,使得業主認為不值得將物業出租,從而減少了出租房屋的供應,同時,也不愿意對物業做出維修,這對私人出租樓宇的量和質都造成了負面影響。因此,他們認為港府應采取其它更有效更公平的措施來解決低收入家庭的居住問題,不應將政府的責任轉給業主承擔。這些看法不是沒有道理的,港府近兩年在保證私人樓宇租戶居住權的前提下,也逐漸放松了租金管制,使租金逐漸向市值水平接近。近年來港府為平抑樓價而做出的最重要舉措是在增加房屋發展用地,包括私人樓宇建設用地的物色、提供方面的努力。也就是說,政府試圖從增加土地供應入手來解決樓價問題。僅1994年6月,政府為滿足市場需要,就出臺了增加120公頃額外批地的措施。但對于港府這一努力,香港許多人并不樂觀。且不說從外批地到房屋建成投放市場一般要3年以上的時間,將解決高樓價的寶押在數年后增建的住房上有些“畫餅充饑”之嫌,即使港府用大量增加土地供應的辦法及其它嚴厲的行政手段平抑了樓價,同時也會派生出一系列新的難題。首先,香港樓價長期居高不下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土地資源缺乏而造成的“寸土寸金”,建筑成本增大。而這一狀況是與港府長期以來有意無意地所奉行的“高地價”政策分不開的。從港府來看,土地拍賣價越高,庫房收入就越多。以1993年為例,港府因賣地及更改用途而補地價的收入就達422億港元,故港府是高地價、高樓價的最大獲利者。現在,在民意和輿論的壓力下采取措施平抑樓價,一旦樓價下調,政府又勢必以增稅作為補償,最終負擔還是轉嫁到百姓頭上。
  其次,樓價的下降,可能會波及股市。樓價下跌,地產股受壓,必然給股市帶來沖擊,使市值萎縮,指數下挫。同時,樓價下降也會影響銀行業的穩定。因為在投機氣氛十分濃厚的環境下,但樓市出現問題,投機者必然損失慘重甚至破產,留給銀行的將是數不清的呆帳和壞帳。銀行業的受損,又會影響社會各行的發展。所以,政府以嚴厲手段和大的動作平抑樓價,還不得不為使香港的整體經濟受到沖擊而擔憂。
上面這些分析便是香港一些人士對于解決私人樓宇價格的前景不抱樂觀的原因。事實上,近幾年的樓價也一直高攀不下。在香港政府的努力下,這些年來香港居民住房困難不斷得到緩解,絕大部分居民居有房,亦是一個事實,這也正是香港社會基本安定的一個重要前提。但在香港這個地方,要完全解決樓價高和居民就業難的問題,絕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參考文獻:
1.王坤、王澤森:《香港公共房屋制度的成功經驗及其啟示》,住宅與城市房地產,13 卷2006年1期 Urban Studies Vol.13 No.1 2006;
2.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2002).公營房屋架構檢討報告書.香港:政府印務局,2002;
3. 香港房屋委員會(歷年)年報,香港:房委會;
5. 陳翌:《香港的公共屋村和居者有其屋計劃》,中國工商,China Industry and Commerce,1993年 03期;
6. 陳敏:《香港住房制度考察及其啟示》,外國經濟與管理, 1995, (08);
7. 香港房屋委員會及房屋署,http://www.housingauthority.gov.hk/b5

 

RSS訂閱 - 網站地圖 - 法律聲明

版權所有? 2012 深圳市房地產評估發展中心 粵ICP備12095119號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走势图一定牛